当前位置:首页 > 工作动态
“环京津贫困带”整体脱贫记
发布时间:2020-05-18 18:00:00

 

只要有信心,黄土变成金。2012年底,习近平总书记踏着皑皑白雪来到阜平县走访看望困难群众,在这里向全国发出了脱贫攻坚的动员令。
河北省发扬革命老区奋斗精神,向贫困发起总攻,让“C”字形环绕京津的贫困带面貌焕然一新。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实施,近6年来京津累计投入1600多个协作扶贫项目、46亿元扶贫资金……
到今年2月底,包括阜平在内的河北省27个环京津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,数百万贫困人口脱贫,环京津地区历史上第一次摆脱了区域性绝对贫困。
从“贫困程度深”到“扶贫机制活”
环京津地区贫困问题由来已久,2005年亚洲开发银行资助的一份调查报告首次提出“环京津贫困带”概念。在这一区域,国家级深度贫困县就占了10个。
阜平是全国第一个敌后抗日根据地——晋察冀边区的中心,聂荣臻元帅曾在此奋战多年。然而这里地瘠民穷,贫困发生率一度超过50%。
记者来到平均海拔1500多米的阜平县骆驼湾村,村口“只要有信心,黄土变成金”几个大字,在阳光下格外醒目。一栋栋灰瓦黄墙的民居错落有致,一个个农家院整洁干净。
这个在2013年以前人均年收入不足千元的小山村,2019年底人均年收入增长到13620元。
今年春节过后,北京市西城区干部李继鹏来到阜平,挂职县委常委、副县长。此后,受疫情影响几个月未回过家。
“帮扶河北脱贫是一项政治任务,我要把挂职变‘任职’,将异乡当故乡。”李继鹏说。
按照统一要求,京津两市对口帮扶河北省27个贫困县。挂职前,上百名帮扶干部都免去原有职务,组织关系转入河北。协作扶贫考核非常严格,包括6大项124个小项考核指标。
北京除了市区两级之外,一些街道、社区、企业也参与结对帮扶。阜平县台峪乡平房村的香菇产业,就是在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集团和大栅栏街道办事处的帮扶下“起死回生”。
前些年,平房村建起44座香菇大棚,技术却不过关。“忙活了几年,连小额贷款也没剩下多少。”贫困户赵立伟说。
2019年在北京市西城区帮扶下,香菇大棚全部改造为四季出菇的第二代大棚。
这一下,赵立伟等贫困户乐了:每户承包2座棚,一年就挣8万元,很快就翻了本。
地处坝上的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,前些年扶贫曾出现过发到一家一户的“扶贫羊”因为效益低被宰杀吃掉的现象。
为形成规模效应,当地实施了“百万只优质肉羊产业化扶贫”项目,涵盖饲料种植加工、种羊繁育等产业链,带动上万名贫困群众脱贫。
2019年春节期间,围场滴水成冰,恰逢母羊产羔关键期。考虑到这是杂交新品种,扶贫干部放弃休假,都盯守在羊场。那年春节,羊场一共接产1680多只羊羔。
 
从“昔日劣势”到“今日机遇”
今年4月,赤城县云州水库提闸,第21次为北京输水。作为北京重要水源地,赤城境内河流占北京密云水库来水量53%。
山大沟深地少,“稻改旱”、关停工业项目……先天不足、后天受限,脱贫攻坚怎么搞?
赤城形成了“北京研发、赤城转化”的科技扶贫新模式,让传统农耕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“这是水培蔬菜,是不打农药、靠‘喝水’长大的。”赤城县样田乡盛丰农业扶贫产业园的乔仲和说。
大棚里,一排排水系般的循环管道连通起蔬菜孔洞,绿油油的蔬菜根系浸润在看似清水的营养液中。
“给钱送物不如送技术。”乔仲和说,营养参数精确计算,气温、水温实时监测,最适合蔬菜生长。
据了解,赤城县通过打造科技扶贫工作站、科技扶贫物联网、科技扶贫示范基地的“一站一网一基地”,让当地农业升级换代,已惠及3万名贫困人口。
“紧挨着京津几千万都市人口的消费市场,打造菜篮子、果盘子有天然的优势。”承德市扶贫办副主任刘海丽说。
阜平县草场口村村民白富慧一家是易地扶贫搬迁户,小区附近的硒鸽厂解决了后顾之忧:“俺们两口子在这上班,加起来每月工资1万多元。这里每年可提供优质种鸽60万对、富硒乳鸽1000多万只,重点销往京津市场。”
目前,阜平已在34个易地扶贫安置点全部配建手工业扶贫车间,带动贫困户3155户,户均年收入达1.8万元。
在“山楂之乡”兴隆县,因为产品单一,山楂一度面临“要么烂在树上,要么贱卖”的困境。
如今,龙头企业带动建设了万吨冷库,并牵头成立山楂产业技术研究院,聘请专家开发膳食纤维、原花青素等保健品,至今已取得专利12项。企业与3000多亩有机山楂种植基地农户签订合同,收购价高于市场价20%。
 
从“无可奈何”到“善作善为”
“一山隔开两重天。”曾经,京津周边一些贫困户的吐槽,带着无奈和不甘。
不少扶贫干部说,最大的变化就是思想观念的变化。原来常有村民问“我为什么不是贫困户、为什么不能吃低保”,现在既有事干,大家也都抢着干。
易县不少山区百姓开始“触网”,牛岗乡苹果基地还开展“私人订制——我在牛岗有棵苹果树”产前预销线上活动,3000多棵苹果树被网上认领。
如何切断贫困代际传递,是摆在贫困地区的难题。在阜平县,能容纳近万名学生的职教中心拔地而起。
 “学校根据市场需求开设多个专业,并与数十家企业合作,实施订单培养。一批又一批学生稳定就业,给一个又一个贫困户带来希望。”阜平县职教中心常务副校长周树平说。
阜平县耑路头村陈旭家境贫寒,他初中毕业后就走上社会。2016年,他从县职教中心毕业后成为上汽南京汽车有限公司实习生,一年后转正,月收入6000元,每年都给父母寄钱。
滦平县城的如意小区,居住着2000多户易地扶贫搬迁人口,小区配建了县第五小学。流行于北美、仅在我国少数大城市开课的棍网球运动,却成了这所山区小学的“标配”。
三年级学生王胜杰之前在两间房乡中心小学寄宿,过去一放假就放羊的他,走路都低着头,不敢跟同学说话,学习成绩也跟不上。通过参加各种文体活动,越来越开朗,学习成绩也位于前列。
在平泉市杨树岭镇五道梁子村,李秀芝老太太的西厢房里,仍保存着过去用来出村拉水的白色塑料桶。
吃水难,曾像一道魔咒一样困扰着五道梁子。那些年,望着房前屋后祖辈留下的三个“干井眼”,李秀芝一家“望天兴叹”。
“因为日子苦,女儿嫁到邻省辽宁农村。每次到亲家那里去拉水,自己就抬不起头来。”李秀芝说。
去年,村里成功打了一口147米的深水井,吃上了自来水。通水那天,村里像过节一样放起了鞭炮。
与过去“青壮经年他乡走,柴扉几处断炊烟”的景象相比,如今家乡吸引着外出的年轻人主动回乡创业,用行动向世人讲述这片希望土地的生动故事。
兴隆县“海归”研究生张静放弃了北京外企白领工作,一头扎进老家,做起了有机山楂产业。
她决心把山楂做出新名堂,与专家合作,依靠科技提升附加值,开发出了“山楂饮料杯”等适合都市年轻人的创新产品。
“我们年轻人只要有想法,吃苦肯干,在农村有广阔的发展天地,我对此非常有信心。”张静说。
 
 
(来源:新华社)

 

返回首页   |    网站地图   |    加入收藏   |    设为首页
主办单位:沧州市行政审批局(沧州市政务服务管理办公室) 咨询电话:0317-2175555   投诉电话:0317-2175678
冀ICP备 06008085-1 冀公网安备 13090302000265号     网站标识码:1309000013 推荐使用1024*768分辨率以上
友情链接:顶级娱乐城